粉色fulao2安卓国内下载点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订婚宴这天,柳泊箫在昌隆一号院忙的脚不沾地,网上的销售量好的令人发指,客服都不敢在线了,眼睛里看到的都是齐刷刷的催着发货的字眼。

   不得已,柳泊箫只得受累,醉蟹和蟹黄油又赶制出一千份救急。

   忙活完,回帝都的路上,柳泊箫才有空上网看新闻,一条条都跟宴家和曲家有关,说的那叫一个热闹,可谓是近期最大的八卦了。

   她忍不住给宴暮夕打了个电话,“网上炒成这样,真的可以吗?”

   宴暮夕还在公司,听到她的声音,如闻天籁,心情一下子就飞扬起来,“这是在担心我吗?”

   “是,很担心。”柳泊箫倒也没否认,“我知道从来不在意虚名,但影响了宴氏的股票,那些股东们肯定都会有微词吧?还有姐,她坐在那个位子上,多少人盯着揪她的错处,家宅不宁,也是弱点。”

   宴暮夕卸了所有的力气,懒懒的靠在椅背上,语气温软的安抚道,“别担心,我也好,我姐也好,这点风浪还看不到眼里去,不过,这么关心我,我很开心。”

   听他这么说,柳泊箫才松了一口气,不过还是提醒道,“曲家和瑰园也不是那么欺负的,这次丢了脸面,事后肯定不会罢休,也小心些。”

   “嗯,我早有准备,就不怕他们不报复。”说完正事儿,俩人又聊了些别的,宴暮夕就缠着她到公司来住,被柳泊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。

   昨晚露营,她可没少被他折腾,害的她早上睡到十点多才去公司,今天说什么也不陪他了,明天她还得去拍视频,打算再腌制些醉蟹呢。

   “泊箫,真的不来吗?”宴暮夕哄求着,“我保证不碰还不行么?”

   深秋时节在街头偶遇呆萌美眉

   “呵呵,我还可以信吗?”昨晚,帮他疏解了两次后,他也答应不碰她了,就搂着她睡觉,结果呢,半夜三更她睡得迷迷糊糊,却被他折腾醒了,大清早的还又来了一次。

   “可以信的,泊箫,我是想睡,但我更心疼,看这么受累,我哪还禽兽的起来呢?我就只想抱着而已,什么都不会做。”宴暮夕一本正经,说的义正言辞。

   柳泊箫轻哼了声,“还是别了,嘴上说的再好听,也抵不过身体上的诚实。”

   闻言,宴暮夕忽然笑了,“泊箫,被看透真相了呢,我家弟弟的确对没什么抵抗力,它有自己的想法,早就不受我管制了。”

   柳泊箫听的脸上臊红,笑骂了几句,挂了电话。

   那边,宴暮夕放下手机后,兀自又面带春情的品味了一会儿,才恢复正常,喊了邱冰进来,问道,“瑰园那边有什么动静?”

   邱冰道,“暂时没有,栾红颜回了瑰园就病了,宴子勉请了家庭医生,据说是急火攻心,头疼病犯了,宴子勉伺候着,宴子安陪了一会儿,就又开车走了,大爷在福园自己的卧室,手机关了,什么都不理会。”

   “宴子安去哪儿了?”宴暮夕漫不经心的问。

   “紫园。”邱冰斟酌道,“应该是陆珍珍那边有事儿,但具体是什么,还不清楚,我们的人一直盯着陆珍珍,这个女人行事非常小心,不落把柄。”

   宴暮夕嗤笑了声,“不落把柄?她肚子里怀的那个孩子就是最大的把柄,想母凭子贵嫁给宴子安,也得看看宴子安未来的媳妇干不干。”

   “宴子安最近相亲的对象,他似乎都不是很满意,没有交往的,倒是跟风华旗下一个新捧的艺人开了两回房,那艺人还是电影学院的学生,长得很清纯。”

   闻言,宴暮夕似来了些兴致,“电影学院的学生?跟明澜一个学校?”

   “是,都是大一新生,那艺人叫刘潇潇,一开学就备受关注。”

   “是么,那长歌怎么没签了她去?”

   “楚少是按照您给的那份试题的成绩来选的,刘潇潇的分数不够。所以就……”

   “所以就进了风华娱乐了?”宴暮夕嗤笑了声,“那就是她空有长相,没有品性,也对,不然怎么跟宴子安勾搭到一块呢,宴子安,呵呵,这是想复制我爸的风流史啊。”

   这话,邱冰没法接,便沉默不语。

   宴暮夕又问,“宴怡宝呢?没跟着他们一起回来?”

   “没有,被她那些姐妹拉着去庆祝了。”

   宴暮夕嘲弄的勾了下唇角,“瑰园哪个不是一肚子心机,怎么就出了宴怡宝这个没脑子的,庆祝?庆祝她自己成为一颗弃子了吗?”

   曲家不过是暂时利用她一把,用完肯定会扔,摘星楼外那些等着的记者里,有他安排的人不假,可也有曲家的,曲家不惜自伤颜面,也促成今天的局,目的,当然是给自己留下后路。

   不得不说,曲家人做事,狠绝到连他们自身都不放过。

   也就出了曲家睿那个意外,不过现在,他应该也能多少看清一点身边的亲人都是副什么嘴脸了吧?

   “曲家睿呢?”

   “约了楚小姐,俩人去看电影了。”

   宴暮夕哼了声,有些不悦,“那曲家齐呢?”

   “他去了一家会所,路上很谨慎,甩开了我们跟踪的人,幸好,我早有安排,让另一拨人跟上了。”

   “他去会所做什么了?”

   “跟云水进了同一个房间,到现在还没出来,那家会所的保密性很强,我们的人没法跟的太紧。”

   宴暮夕挑了下眉,“看来,云水是把宝押在他身上了。”

   邱冰眉头一跳,闻道一种又要搞事的味道,“您是说……那个行车记录仪?”

   “嗯,当初我爸让她删除了,她肯定不会听话,留下那东西用来威胁我是再好不过了,但她是个聪明人,还不敢直接跟我对上,那就需要借别人的手,她虽跟庄云凡搅和在一块,但庄云凡几斤几两她很清楚,跟我斗还不够资格,曲家,在她眼里无疑就靠谱多了。”

   “那现在怎么办?”这事可大可小,邱冰还是很重视的。

   宴暮夕淡淡的交代了几句,邱冰皱着的眉头就松开了。

   二更 你还有脸来?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翌日,乔天赐要出院,柳泊箫就把拍视频的事儿安排在了下午,吃过早饭,跟陆云峥一起去接他,余江开车,余海坐副驾驶,手机响了声,他点开看过后,转过头来道,“少夫人,秦明月今天出国。”

   “嗯?这么快?”柳泊箫有些意外,“她的伤都养好了?”

   “应该没有,应该是昨天宴怡宝和曲家齐订婚的事,刺激到秦家了吧,秦家怕节外生枝、再出乱子,还是早点把她送走更安全。”

   闻言,陆云峥嘲弄的接了句,“她倒是聪明,便宜她了。”

   余海笑着道,“她可没占什么便宜,少爷这回收拾的没半点留情,她被下药后,自残的那两刀都挺深的,而且,秦家为了给她个教训,让她别忘了这次的事,在外用的药上做了手脚。”

   “什么手脚?”

   “她那两处伤口就算以后长好了,也会留下很明显的疤痕,会时时刻刻提醒她,以后别再动什么歪心思,这对爱美的女生来说,还不够狠?”

   陆云峥这才舒坦了些,“秦家还算知趣。”

   余海又道,“其实身体上的惩罚都是轻的,真正厉害的是心理上的,她就算躲在秦家老宅,少爷都有办法伸进手去处置她,这才是让她最恐惧的震慑,她以后若还是贼心不改,动手之前就得想好,过后怎么面对少爷的怒火,不管躲去哪儿都没用的。”

   陆云峥笑着赞道,“宴少就是威武。”

   ……

   半个小时后,几人到了医院,乔天赐已经收拾好了,在病房里等着她们。

   他的室友李天浩在一边陪着,出院手续都办妥了。

   陆云峥进去之前,明显的表情不太自然,调整了一下后,才若无其事了。

   柳泊箫正巧撞见,揶揄的笑了笑。

   “泊箫,云峥,们来了?”乔天赐坐在床上,看到俩人,笑着打招呼,“我让天浩叫个车就是,其实真不用来接我的。”

   陆云峥没说话,略显别扭的杵在那儿。

   柳泊箫嗔了句“又不麻烦”,就坐到床沿上,去看他胳膊上的伤口,“真的没事了吗?这才几天啊,就要出院,医生怎么说?”

   乔天赐穿着很宽松的上衣,见她不放心,主动挽起袖子来给她看,伤口很多,有的还包扎着,有的已经结了痂,“我当时没用多少力,又不是跟自己有仇,所以伤口很浅的,回去再上几天药就行,没必要住在医院,我已经落下好几天的课程了,再躲懒下去,年底的奖学金都捞不到啦。”

   他轻描淡写的,仿佛那天的血迹斑斑都不存在一样。

   柳泊箫若不是看过视频,怕也会被唬弄过去,她叹了声,“行吧,出院就出院,这些天就别去店里帮忙了,专心学习吧。”

   乔天赐应了声“好”。

   柳泊箫看向李文浩,“这段时间就辛苦们几个了,多照顾下天赐,他受伤不能沾水,洗衣服、清扫为什么的,们多担待下。”

   李天浩摆着手,“不辛苦,这都是我们应该做的,若不是……”后面的话,他愧疚的没说下去,直到现在,他还是心有余悸,且懊悔万分,早知道,就不拽着天赐去玩了,他们这些人都没事儿,遭殃的却是天赐。

   乔天赐看他那副样子,好笑的道,“行了,都过去了,我又不怪们。”

   陆云峥忽然接话,“对,怪那些垂涎的恶毒女人。”

   乔天赐看向她,神色有些不明、

   柳泊箫听她说出垂涎二字时,反应也有些古怪,正要说些什么,门被敲响,余海走进来,神色复杂的道,“少夫人,秦明月来了。”

   闻言,柳泊箫愣了下,皱起眉头,“她来做什么?”

   “说是,出国前,有些话想跟乔天赐说。”余海说完,补了句,“秦观潮陪着一起来的,或许是为了道歉,不过若是不想见,我打发了就是。”

   柳泊箫看向乔天赐,“决定吧。”

   乔天赐想了想,淡淡的道,“让她进来吧。”

   余海点头出去了。

   陆云峥见状,语气不太好,“见她做什么?她还有脸来,道歉管用的话,要警察干什么?”

   乔天赐道,“有些事,说清楚也好。”

   他一开始,并不知道秦明月喜欢他,还是室友们整天拿这事儿来开玩笑,他才留意、发现了,此后,他就很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不要给秦明月什么误会和想法,他自诩做的很好,一直都保持着距离,也透漏过自己心有所属,谁想,她根本没听进去,或者听进去了却不撒手,还整出这种事来,早知如此,他就该不顾她的颜面和自尊,彻底干脆的拒绝,不让她有一点的期望。

   这时,秦明月走进来,她当初那俩刀子扎在胳膊上,所以走路不受影响,不过神情十分憔悴,脸色苍白,身上穿的裙子显得很空荡,她消瘦了很多。

   看她这般模样,柳泊箫讶异了下。

   李文浩则直接惊呆了,秦明月以往明媚灿烂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,如今眼底没有半分光彩,像是缺水干枯的花儿,怎么能不让人心惊?

   陆云峥盯着的视线,则是愤愤的,很想冲过去凑她一顿。

   秦明月谁也不看,眼里只有乔天赐,“我可以单独跟天赐说几句吗?”

   乔天赐点头,“泊箫,云峥,文浩,们在外面等我一下。”

   李文浩没什么意见,率先出去了。

   但陆云峥没动,冲着乔天赐道,“谁知道她还有什么别的心思吗,倒是心大,伤疤还没好呢,就先忘了疼?”

   闻言,乔天赐好脾气的道,“们就在外面,我能有什么不放心的?”

   “我不放心。”陆云峥抱臂,靠在墙上,摆明了态度,“我留在这儿,们想说什么只管说,我又不是狗仔对,还能给们宣扬?”

   乔天赐无奈,去看柳泊箫。

   柳泊箫清了下嗓子,“留下也好,那我出去了。”

   说完,毫不犹豫的走了。

   乔天赐无奈的苦笑。

   秦明月这才缓缓转头,看向陆云峥,眼底闪过什么,片刻后,自嘲的笑了笑,视线又落回乔天赐身上,指着陆云峥,语气笃定的问,“喜欢的人是她?”

   陆云峥眼皮一跳,下意识的就要否认,就听乔天赐道,“是。”

   三更 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“是!”

   一个字,掷地有声。

   乔天赐神色平静,仿佛说的是一件多么寻常的事儿。

   陆云峥的心里却乱的失了节奏,一时间脑子里似空白了,有种想要落荒而逃的冲动。

   比起她来,秦明月就镇定多了,只是笑得比哭还难看,“原来是她吗,我一直都知道心里有个人,后来听的室友说,是在老家的同学,柳泊箫来帝都后,我以为是她,还嫉妒她来着,也针对过她,谁知,呵呵,竟是我弄错了,连自己的情敌都不知道是谁,也难怪我会输的一败涂地。”

   乔天赐淡淡的道,“情敌?想多了。”

   秦明月一下子变了脸色,“天赐?”

   乔天赐道,“所为情敌,是指因同一爱慕的对象而彼此发生矛盾的人,可云峥,并不喜欢我,我和泊箫也只是兄妹的情分,所以,错的不止一点半点。”

   秦明月愣住。

   陆云峥心里忽然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了,有些懊悔不该留下。

   “还有什么要说要问的吗?没有的话,就请离开,我……”

   秦明月回过神来,打断他的话,有些不甘的问,“喜欢她什么?”

   “不需要知道。”乔天赐冷漠的道。

   “不,我想知道自己输在哪儿?她比我美吗?还是比我有气质?论聪明才智和家世身份,我哪一点不如她?她还不喜欢,而我心悦,为什么不能选我?”最后一句,秦明月吼完,眼圈就红了,这是她心里最深的不甘,她贵为秦家嫡出的小姐,哪点比别人差了,谁不是捧着恭维着,追她的男生不计其数,她唯一动心的男生却偏偏看不上她,这让从未输过的她情何以堪?

   “我不是不选,而是除了她,不会选任何人、”乔天赐没看陆云峥,视线落在窗外,天空湛蓝辽阔,他神色悠远,“我喜欢一个人,就是一辈子。”

   闻言,陆云峥心口一震,不敢置信的转头去看他。

   他背对着她,姿态平淡如水。

   秦明月摇着头,神情似崩溃,“一辈子?如果她一辈子都不会喜欢、回应的感情呢?也能守着这份无望的爱等一辈子吗?”

   “为什么不能?”乔天赐勾唇,笑得飘渺,“可能没听过我父亲的事儿,我父亲独身一辈子,就因为他心里住着个女人,我虽是他收养的,却偏偏继承了他这点,别人说他傻也好,替他不值也好,可谁都不是他,不会真正的感同身受,孤独,未尝不会幸福,将就,才最悲哀。”

   “……”秦明月失语,身子晃了下,退了两步,一副饱受打击的样子。

   病房里忽然沉默了。

   陆云峥想说什么,喉咙里却似被什么堵着,压得心口都闷痛不已,她知道乔天赐喜欢自己,可这么明明白白的说出来,还说的如此情深不悔,却是头一回,她说不出是害怕还是悸动,整个人就那么傻傻的,失魂落魄一样。

   半响后,秦明月忽然问她,“喜欢天赐吗?”

   陆云峥身子一颤,没说话。

   秦明月嘲弄道,“听他说了这么多话,都没被打动吗?如果有个男人对我这么表白,我愿意生死相许,都无动于衷吗?”

   陆云峥咬了下唇,绷着脸,终于开口,“管什么事儿?”

   秦明月冷笑,“是啊,跟我没关系,谁叫乔天赐喜欢的人不是我呢?我没资格管,但是,谁叫我又喜欢他呢,我得不到他的人,我认了,可我视若珍宝的人在这里却被弃如敝履,我不甘心行吗?”

   陆云峥手指蜷缩了下,眼神躲闪开,“这是我跟天赐之间的事儿,不甘心也得受着。”

   秦明月呵了声,“说到底,就是不喜欢他,若心里有他,被我这么质问,会不在意他的感受?会让他在表白后这么难堪尴尬?”

   陆云峥抿唇不语。

   秦明月惨笑着,“那句歌词说的真对,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,陆云峥,我很幸运,有天赐这样的人喜欢,但我想说,不会一直都是被偏爱的,我祝福,以后也是得不到的那个,也让尝尝爱而不得的滋味,辜负别人的感情,总会也有人辜负。”

   闻言,陆云峥募然白了脸色。

   乔天赐冷下脸来,“够了,说完了吗?说完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 秦明月哽咽着道,“天赐,我是在为讨公道。”

   乔天赐漠然道,“不需要。”

   秦明月哭的跟个傻子一样,也不擦泪,任由泪水流满了脸,“只需要她的关心对不对?可是她心里没,天赐,体会到我的痛苦了对不对?可我其实一点都不舍得……”

   “天赐,我是真的喜欢,我放不了手,所以,我要出国了,有可能以后都不会回来,我怕看到就会想去抢,是我的初,可我却伤了……”

   “对不起,天赐!”最后,她对他道歉,问了最后一句话,“如果,没有陆云峥,会喜欢上我吗?”

   乔天赐道,“没有如果。”

   秦明月捂着脸,踉跄着离开。

   病房里彻底的安静下来。

   四更 我正式追求你好不好?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病房里彻底安静下来。

   半响后,还是乔天赐忍不住,打破了沉默,“不要有负担,我喜欢,只是我的事儿,我说那些话,也也不是要去感动谁,就当没听到吧。”

   说道后面,他自嘲的勾起唇角。

   陆云峥心里乱的理不出一点头绪,她想顺着他的话点头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,她还是嘻嘻哈哈,可以没心没肺的跟他玩笑打闹,一如之前那样做朋友,可偏偏,身子僵硬,她什么也做不了,在他说出这些话后,她和他就再也回不到以前了,除非她狠心到底。

   “云峥……”

   陆云峥募然转过身来,不躲不闪的迎视着他的目光,“刚才,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……还是为了让秦明月彻底死心?”

   乔天赐望着她,眼底似有一潭深水,以前,这潭水温柔潋滟、波光粼粼,如今,却混激烈的晃动着,他想按捺也按捺不住,他哑声反问,“觉得呢?”

   陆云峥烦躁的抓了下头发,“我不知道,我要听说。”

   乔天赐还坐在床上,背靠着床头,双腿屈着,手放在膝盖上,像一副静态的画,只是出口的话却惊心动魄,“好,那我就再说一遍,我刚才说的每一句,都是真的,我说喜欢一个人,就是一辈子,是真的,我说,如果她不喜欢我、不回应,我会跟我爸一样宁可孤独终生也不将就,也是真的,满意了吗?”

   陆云峥忽然就恼了,气怒的瞪着他,偏偏他还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,她更气急败坏,“满意?特么的我能满意吗?是诚心让我下半辈子不好过是不是?”

   乔天赐苦笑,“云峥,没有人比我更希望能幸福了,我怎么舍得看不好过?”

   “那还……”

   “云峥,世上有两件事是无法克制的,一是咳嗽,二是感情,如果我能克制对的喜欢,如果我能放手去接受别人的爱慕,那我又怎么会等这么多年?”从什么时候懵懂的,他不知道,只知道情窦初开是她,现在牵肠挂肚的也是她,不是没遇上比她更好的,帝都大学出色的女生多的是,但他就是忘不了她还能怎么办呢?喜欢她,就像是一种习惯,跟喝水、呼吸一样,寻常却离不了。

   陆云峥难言震动的看着他,喃喃道,“这个傻子,何苦呢?”

   她有什么好?就像秦明月说的,她容貌并不出色,气质也谈不上,学习一般,家世更不堪,她有什么值得他喜欢的?还喜欢到这种地步。

   乔天赐笑了笑,笑意酸涩,“说我傻,又何尝不是呢?”

   我喜欢,不心悦我,喜欢明澜那么多年,明澜又何尝回应过半分?

   陆云峥摇头,“不,我跟不一样的,天赐,我们不一样的,我,我是喜欢明澜,但不是喜欢到非他不可的地步,他不喜欢我,我会放手,我怎么可能为了他就终身不嫁?所以,也不要……”

   乔天赐打断,“也许,是喜欢的还不够吧。”

   “天赐!”

   “云峥,不要劝我,如果我能做到,我早就去做了,也不要有负担,我说了,喜欢是我一个人的事儿,不接受不是的错,无视就好。”

   陆云峥暴走,吼了一句,“我怎么无视的了?我又不是瞎子!”

   乔天赐幽幽的道,“之前那么多年,不是一直都在无视吗?”

   “我……”陆云峥哑然失语,看着他委屈的模样,忽然心酸起来,甚至有了些负罪感,她喜欢明澜,明澜不知道,所以对她并没多少愧疚,可她却知道天赐喜欢自己,只是那层窗户纸一天不捅破她就装作不知道罢了,如今被他点破,她才意识到,之前的自己很坏。

   乔天赐见她脸色不停的变幻,从床上下来,穿上鞋,朝着她走过去。

   陆云峥忽然有些心慌意乱,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,身子紧贴着墙壁。

   他隔着她半米的距离站定,平静的问,“云峥,现在还喜欢明澜吗?”

   陆云峥眼眸缩了下,摇头,“我已经决定放手了。”

   闻言,乔天赐勾起唇角,“嗯,放手很好,做的对,明澜那家伙……比我还傻,喜欢他,是永远都得不到回应的,是该想开了。”

   陆云峥瞪他一眼,没好气的道,“很高兴?”

   乔天赐点头,“当然,做了件很正确的事,我为高兴。”

   “那呢?为什么不做正确的选择?”

   “我正确的选择不是放手,而是……”他说着,又往前一小步,让俩人离得更近了些,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,声音募然低柔,“追求。”

   三个字,被他演绎的百转千回。

   陆云峥整个人僵住,一动不敢动,他呼出的气息近在咫尺,扰的她脑子里乱成一团浆糊,她从来不知道,他对她的影响这么大,大到心里想揣了只小鹿。

   她说不出话,可耻的胆怯了。

   “以前,我知道喜欢明澜,在没有表白、没有死心之前,我不敢追,我怕,万一明澜会回应、接受呢,我想让得偿所愿,因为我知道被自己喜欢的人回应是件多么幸福开心的事儿,但现在,说收回的喜欢了,那么,我就没有任何顾虑了,云峥,从今天开始,我正式追求好不好?”

   “我,我要说不好呢?”她声音颤巍巍的问。

   “那也阻止不了我。”他笑得有些无赖。

   陆云峥恼火,“那还问?”

   “问,表示我尊重啊,免得说我太霸道。”乔天赐一本正经的道。

   “现在就不霸道了?”

   “还不够,真正霸道的是……这个。”话落,他忽然抱住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