手机香蕉视频app安全吗?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剧组的大巴沿着公路向六角原始森林飞驰,道路两边都是高大新鲜的椰子树,这在锦都是看不到的。

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特色,换了一个环境对唐沁来说,就是更加想他了。

大巴在到达六角后没有办法再继续行驶,一行人坐上了剧组租来的快艇。

这片原始森林周围有河流,有大海,四周都被水包围着。

大多数人没有来过原始森林,初来乍到,大家都当成是旅游度假,一边欣赏着热带雨林的风景,一边高谈阔论。

不过雨林很快就让大家落得十分狼狈,本来还晴朗的天空突然就落下了阵雨。

众人猝不及防,被浇成了落汤鸡。

好在白欣寒提前预习了关于雨林的知识,随身携带了雨具,这她和唐沁都没有被雨淋到。

到达目的地后,大家看到了一些临时搭建的建筑,多数是用竹子和木头建成的,十个二层小楼,一楼离地,周围没有遮挡,用来做饭和休闲娱乐以及放置杂物。

二楼用来住宿,因为潮湿,当地人不会选择住一楼,而且还要防止野兽毒蛇之类的外侵物种。

剧组条件有限,所以一个楼层要住许多人,二楼被竹子隔成多个狭小的房间,而唐沁所住的房间还属于比较宽敞,直接朝阳的。

小可爱美眉秀丽无比

白欣寒住在她的隔壁。

安顿好之后,唐沁听到有女演员抱怨:“这洗澡的设施也太简陋了吧,而且还四面透光的。”

“忍一忍吧,这里是雨林,不是锦都,有这种竹楼住着,没让睡帐篷就很庆幸了。”另一个女演员安慰。

“蚊子好多啊。”

“有没有带防蚊虫的药?”

“没有啊。”

唐沁让白欣寒把防蚊虫的药给了那两个女星两瓶,那两人立刻千恩万谢。

出发前,于薇儿和关雪都给她送了许多防蚊药还有各种防蚊包和手环,她觉得自己摆个摊就可以开店了。

这里的条件确实艰苦,但更艰苦的环境她都遇到过,就像捡到大黄的那一次,他们整个剧组都只能睡帐篷,每天晚上被野兽的吼叫吓得不敢闭上眼睛,身上被咬得一个大包接一个大包。

但是为了保证电影的质量,为了呈现在观众面前的一切更加真实,大家就要付出相应的辛苦和努力。

唐沁下楼时,正好碰上了冷冰和秦渊,秦渊招了招手:“还习惯吗?”

“挺好的,我那间朝阳呢。”

秦渊说:“我也是习惯了好几天才睡得着,们不知道啊,晚上周围全是各种叫声,那声音听着让人毛骨悚然。有时候睡到半夜,总感觉有湿乎乎的舌头在舔我的脸。”

“秦导,女孩子胆子小,就别吓人了。”冷冰笑着摇摇头。

“要是觉得梓汐胆子小,那就错了。”秦导哈哈大笑,“来,带们看下我们第一场戏的布景。”

第一场戏是父女俩被海水冲到了一座岛上,两人在岛上寻找可以果腹的食物。

女儿受寒高烧,父亲找到草药煎成药水给女儿服用。

“们看,就是这个海滩,我找了很久才找到的。”离开露营地再走一公里,就到达了秦导所说的海滩。

一望之下,海滩沙色柔黄,海水碧蓝清澈,十分漂亮。

“梓汐,可能要为电影做下牺牲了。”秦导看了眼她一头柔顺的长发,“的形象太过美丽,过于美丽的东西就会显得柔弱,所以,为了克服这个弱点,我建议剪成短发。”

女生都很爱惜自己的长发,而且很多女生不适合短发的造型,特别是唐梓汐的头发,大概是留了很久的。

冷冰在一边说:“其实戴个假发也行吧?”

很多女星为了自己的形象都不愿意破坏自己的头发,戴假发拍戏的人比比皆是。

“没事,可以剪。”唐沁坦然说道:“头发剪了还可以再长,但《神庙》却只能拍一次。”

她和秦导一样,想给观众呈现出最好的电影,如果连头发都不能牺牲,何谈诚意。

剪头发的时候,连发型师觉得有些可惜:“唐老师,这头发留了很多年吧?”

唐沁看向镜中的自己:“这头发能卖多少钱?”

发型师被逗笑了:“唐老师,的关注点还真是与众不同啊。”

看着一头长发纷纷扬扬落地,唐沁也是心疼的,忍着肉痛的感觉,发型师的剪子咔擦咔擦在她的脑袋上忙碌。

最后,唐沁剪了一个齐耳短发,发梢刚和耳垂齐平。

发型师打理了一番,才满意的说:“唐老师,觉得怎么样?”

很多人不适合短发,因为驾驭不了,但唐沁的瓜子脸似乎可以驾驭一切的发型,哪怕头发变得很短,仍然不会折损她的颜值,相反,短发的唐沁更显得干练利落,处处透着灵气与英气。

“好看。”唐沁很满意。

她用手轻轻理着发稍,然后拿出手机拍了一张自拍。

这里的信号时好时坏,有时候连电话都打不出去,至于4G网络,那更是白日做梦。

她用信息把照片发给了容熙川,自然也没指着他会收到。

发完信息后,唐沁将手机交给白欣寒,便去和冷冰对戏了。

这部电影当中,几乎从头到尾都是他们的对手戏。

冷冰饰演的年轻父亲,因为年轻时偷吃禁果有了孩子,孩子的母亲因为害怕,在把孩子生下来后就失踪了,年轻的父亲顶着压力与闲言碎语,独自把女儿抚养成人。

而由唐沁扮演的女儿正是叛逆期,在飞机失事之前,她还在飞机上和父亲大吵了一架,她认为是父亲的懦弱无能才导致了他被前女友抛弃,她嫌弃父亲总是多管她的闲事,把他的关心当成唠叨。

父女之间的关系非常僵硬,女儿不理解父亲,年轻的父亲面对叛逆的女儿也是无能无力。

直到飞机失事,曾经做过特种兵的父亲用降落伞带着女儿逃生,他们成为飞机上唯一存活下来的乘客。

接下来这场戏就是女儿因为浸泡在海水中太久而得了风寒,高烧让她奄奄一息。

父亲寻遍整个岛屿找寻药材,找到药材后,他靠着曾经野外生存的经验生起了火,又用捡来的一个旧锅熬了药。

女儿全程看着父亲忙碌,他脸上的焦急让她颇为动容。

当父亲喂着她喝药时,她看到父亲手臂上一条又一条的刮伤,鲜血直流,她知道,那是父亲为了找药而被荆棘划伤的。

女儿想到自己在飞机上还当着众人的面说父亲是窝囊废,当即内疚不已,她哭着对父亲说:“对不起”。

短短的三个字却让父亲无比震憾,因为这是女儿十八岁以来第一次跟他说对不起。

熊熊的篝火当中,父女两人之间的隔阂似乎正在慢慢解开,但是等待他们却是更大的冒险。

“咔!”秦导非常满意的喊了停。

唐沁和冷冰都是难得的好演员,这两个人在一起搭戏,根本不用他过多的操心,对于节奏的把控,以及对于人物心里的揣摩,两人一点就透。

这几场戏全部都是一条过。

此时,天色已经渐渐黑了下来,考虑到大家都是第一天到达片场,对于雨林的气候也不适应,于是今天的拍摄便早早收工了。

“冷哥辛苦了,唐老师辛苦了。”

工作人员纷纷向两人打招呼。

“怎么样?”冷冰拿着一条毛巾擦着脸上的汗,“第一天就拍这么辛苦的戏份。”

“我还好,除了在海水里泡了一会儿,一直都躺在草席子上装病,辛苦的是冷哥。”冷冰胳膊上的划伤,很多都是真实的,他是一个拍起戏来就特别卖命的人 。

冷冰笑笑:“接下来的戏只会越来越辛苦,回去好好睡一觉。”

他递来一个香包似的东西:“这片雨林,经常会有蛇出没,虽然毒蛇很少,但还是小心为主,们女生胆小,见了那东西就算不被咬到,吓一跳也够呛,这是硫磺包,蛇最怕这气味了,放在床头,能避蛇。”

“谢谢冷哥。”唐沁笑着接过来,放在鼻端闻了闻,果然有着很强的硫磺味,是大黄最不喜欢的味道,也是她非常不喜欢的味道。

她急忙拿远了一些,皱着眉头说:“真难闻。”

回到住处,唐沁把硫磺包给了白欣寒,“这个放床头吧,避蛇的,冷哥给的。”

“给我了,不用吗?”

“我又不怕蛇。”唐沁笑笑,“我喜欢它们。”

白欣寒说了句“变太”后,如获至宝的把硫磺包拿走了。

同住在二楼的还有另外两个演员,不过他们的格断里并没有人。

唐沁问:“刘芊芊和琳达呢?”

话音刚落,有一群人说说笑笑的就上来了,除了刘芊芊和琳达还有几个男演员以及两个剧组的工作人员。

大家看到唐沁,急忙恭敬的问了一声“唐老师好”。

刘芊芊他们生性爱玩,一群年轻人凑在一起,又身处这样无聊的雨林,自然是想发设法的打发时间。

刘芊芊怕唐沁不高兴被打扰,于是抱歉的说:“他们想打会牌,他们那边的竹楼蚊子太多了。唐老师,要是怕吵,我们就换个地方玩。”

“没关系,们玩吧。”唐沁笑笑,“我睡觉很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