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app下载短视频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所以每一年都会来看看,也是在给女帝的一个警告。

   可是她没有想到。

   她这么小心,防了女帝,却没有防得了她的皇妹。

   “爹说,女帝清楚的知道我们的本事,不敢和我们对着干,她若真的保了她的皇妹,倒是毁的便是她的江山社稷,想要替初一报仇,瑾儿,想如何处置,都看。”

   “初一那么善良,一定不喜欢我用那些残忍的手段,娘...我现在只是在后悔,为什么,为什么我没有来看初一,如果在他最后的一封信中,我能够听出他的哀求和期盼,如果我来看他一眼,或许这一切的事情都不会发生了。娘,都可以重生了,有了重生一次的机会,我会有吗?”

   “初一这么可怜,老天爷会不会看在他可怜的份上,也给我一次重生的机会,让我好好的补偿初一,照顾初一。”

   “瑾儿,别乱想了。”

   重生这件事太过于荒唐,若是人人都因为得不到而心存亏欠,失去才懂后悔。

   都有一次重活的机会,那这个世上,又如何还会有那些郁郁寡欢的人。

   ...

   “依依,看,这片湖里的水,多清澈啊。”

   手捧向日葵黄色裙子美女唯美户外图片

   南郊西湖

   冷子风注视着平静的湖面,此刻连那丁点的微风都没有。

   他怀里还抱着那个黑匣子。

   里面装着他挚爱人的骨灰。

   是那么的重。

   重到他都不敢放下,因为他害怕,一旦放下了,他怕这盒子就会变得轻了。

   轻的风一吹就跑了。

   这近乎一年的时间,他带着席慕依的骨灰去了很多的地方,每一个地方,他都没有太多的停留,他带她去山上看风景,去客栈里留宿,临睡前,将她抱在怀里,盖上锦被,怕她着凉。

   吃饭时,他为她准备碗筷。

   有的时候,还会倒上几杯茶水倒进匣子里。

   怕她渴着。

   “我累了。”

   他轻轻的笑着,神情说不尽的哀愁:“依依,我真的累了。我想休息,我想好好的睡一觉,和一起,我们永远的睡在一起,再也不分开了,可好?”

   “这一年多的时间里,我带去了那么多的地方,见证了那么多的事情,他们中,也有着身不由己,也有着互相爱着彼此,却仍旧这么着彼此,也有着,明明不爱,却要装作很爱的样子。我问他们,为什么,他们说,这都是命。”

   “是命运的捉弄,才害的他们不得不如此吗?依依,当年便是被命运捉弄,所以才说出不得不爱我的话出来,其实的心里,从未爱过我,对吗?”

   冷子风苦涩的笑了,这一年里,他有了很多的变化。

   头发白了,面容再也没有年轻时的精致,这一年的时间,仿佛苍老了二十多岁。

   成了一个老头子。

   路上的行人皆对他这个痴人露出同情的模样。

   只有冷子风知道,他所想要的,不是他们的同情,他想要他的依依回来,想要他的师父回来,想要他的孩子回来,他们一家人,一家四口,说好了要一起去蓝河,说好了要在那里快乐的生活一辈子,再也不问世事。

   说好了的。

   明明都说好了的。

   为什么到了头来,他们一个一个都离开了他,师父离开了他,依依离开了他,他最爱的女人,最爱的孩子,他们一个一个全部...

   全部都离开了他。

   “师父....”

   “曾经我以为,是我的全部,此生,我跟随,是我莫大的荣誉,我此生都在为而活,可以为了去死,我把当做这个世上我最亲近的人。可是有了依依之后,我还记得对我说的那句话,说,我迟早要成家,迟早要长大,迟早会明白,师父不是的全部,师父其实只是的过客,人生中的过客。”

   “因为此生,还会遇到真心喜欢的人,陪共度一生的女人,师父只是的亲人,师父或许会陪着,但是却不会陪一辈子,真正陪一辈子的,还是后来出现,同相守的那个女人。”

   还记得冷月奴生前的话,历历在目。

   而冷子风却分明记得,他对当年她的话,视若无睹,因为他不知道,师父口中的真心喜欢的人是谁。

   真心喜欢一个人,又是什么样子。

   他只知道,他想要和师父在一起,师父名义上虽是他的师父,但是在他的心里,她教会了他太多的东西。

   他早已将她当作了自己的母亲。

   他想要照顾她一辈子。

   直到后来,冷依依的出现,他终于明白了,她口中所说的,真心喜欢一个人,是什么滋味。

   什么感觉。

   那种感觉,就是想生生世世和她在一起。

   就是想看到她皱眉,他也会跟着不高兴。

   看到她哭泣,他会自责自己有多么的无用。

   连自己最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。

   看到别人欺负她,他会恨不得杀了她。

   那是他护在掌心去疼爱的女人,凭什么,他们有何资格欺负他平日里都不舍得大声责骂一句的掌心宝。

   “师父,说的对,不过是我人生中的一个过客,一个过客而已,说过,陪我度过一辈子的不是,而是另外一个女人,或许会陪着我,但是也说过,不知道,会陪我多久。”

   “以前,我一直以为,在我心里,最重要的人是师父,我离不开师父,习惯了师父在我的身边,习惯了师父在我耳边的叮咛,习惯了和师父一起闯荡江湖,和师父一起解救世人。这些,都是一种习惯,我以为,这辈子,都没有哪种习惯,会超过师父,会超过师父这么多年里对我用心的教导。就连师父曾对我说的那些话,我都嗤之以鼻。”

   “师父对我多重要,没有人比我更清楚,更了解。可是师父,我还是错了,说对了,有个女人,真的可以有一个女人,在我心中的地位,完全的超过师父,真的可以有一个女人,可以让我忘记师父的存在,一心都只想着她。真的有一个女人,无论她做出什么,而我却对她根本就恨不起来,就连那半点的恨意,我都不舍得恨。”